登陆

张伯驹潘素旷世奇恋:爱情最可贵的不是相遇,而是相知

admin 2019-11-09 135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有人说:“为人不识张伯驹,踏遍故宫也徒然”。

由于他一人所捐献之物,便占有了故宫尖端书画的半壁河山。闻名文物判定家启功点评他是:“全国民间保藏第一人。”

他身世显赫,其父张镇芳乃是我国盐业银行的创始人,与其叔袁世凯之子袁克文、溥仪兄长溥侗和少帅张学良并称“民国四令郎”,却无心军政全民超神,终身只爱诗词字画。

他天资聪颖,7岁入私塾,9岁能做诗,过目不能忘,却为保藏挥金如土,为保文物留于华夏大地,不吝倾散尽万贯家财。

他是真实的鸿儒雅士,更是这人间罕见的痴情种子,弱水三千,他只取潘素一瓢饮。

他们一见钟情,相伴终身,把终身的厮守都当做了开始的相遇,故事的最初和结局一直如一。

-1-

相遇:错的时刻,遇见对的人

1935年,时任盐业银行董事的张伯驹到上海查账,作业之余,免不了一些外交应付。

那一日的天香阁中,张伯驹不断听闻旁人提起潘妃二字,称其有倾国倾城之貌。

说她原叫潘白琴,是清朝宰相潘世恩之后,自幼母亲便为她聘得名师教她琴棋书画,怎么办母亲逝世后家道中落,又逢继母决然她才流浪至此地。

自古英豪爱佳人,张伯驹难免心生怜惜。

恍神间,就见她犹抱琵琶半遮面,轻移莲步款款而来,转轴拨弦三两声,未成曲调先有情,尤胜昆山玉碎、芙蓉泣露。

一个抬眸、一个回忆,惊鸿一瞥,就是金风玉露一相逢。

张伯驹豪对她一见倾心,豪笔一挥,写下“潘步掌中轻,十步香尘生罗袜;妃弹塞上曲,千秋胡语入琵琶”,言外之意将她的美貌才思描绘的酣畅淋漓,更将潘妃二字藏于诗中,把她比作塞外昭君。

可张伯驹却不若汉元帝那般窝囊,当然彼时的潘妃早已同一位国民党的中将定了亲,得知此过后便将她幽禁一品香饭馆,张伯驹仍排除万难,透过多方联系打通护卫,硬是趁着月黑风高劫走了佳人。

这一年,张伯驹37岁,潘素20岁。

张伯驹为与她厮守,以重金遣散了家中旧时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定下的三房妻妾。

两人又皈依在姑苏虎丘寺印光法师门下,法师为两人起了法号慧素和慧起。

从此,人间再无潘妃,她洗净铅张伯驹潘素旷世奇恋:爱情最可贵的不是相遇,而是相知华只做他一人的潘素,千般风情只张伯驹潘素旷世奇恋:爱情最可贵的不是相遇,而是相知为他一人开放,而张伯驹的万种柔情,也只许她一人算了。

-2-

相知:由于懂得,所以满足

婚后,张伯驹醉心诗画,潘素寄情山水,一个操琴泼墨,一个题词作诗,一个是吴侬软语,唤他伯驹,一个是声声情动,叫她素素,琴瑟在御,莫不静好。

张伯驹发觉妻子绘画上的天分,便举荐她拜在朱德甫门下,又先后为她请来汪孟舒、陶心如等名师教她,将保藏的《游春图》等名作拿出来供她描摹,带她游历名山大川,从大自然中找寻创意、获取真理。

张伯驹把自己比作冒辟疆,誓要将娇妻培养成董小宛式的人物。可潘素远比董小宛要走运得多,董小宛纵有才思却红颜薄命。 而潘素在张伯驹的培养下,画艺前进神速,成为国内山水画家的俊彦,连张大千也点评她的画“神韵高古,直逼唐人”,更是被作为国礼赠予来访的日本天皇、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和美国总统布什。

张伯驹不只是她的夫君,更是她的伯乐,满足了她的满腹才思;而潘素亦然,无怨无悔满足了他此生的名士风流。

隋朝的《游春图》现世时,对方开价800两黄金,其时在北平买一座小宅子也不过5两黄金,夫妻二人便卖掉了弓弦胡同的宅子(李莲英的故居),对方嫌黄金成色欠好,潘素又卖掉了自己心爱的首饰,才将其收入囊中。

无论是陆机的《平复帖》又或是范仲淹的《道服赞》,他“纨绔成性”,潘素便陪他“败家究竟”,凡他心中所求,就是她终身所愿。

张伯驹潘素旷世奇恋:爱情最可贵的不是相遇,而是相知

他们既是夫妻,又是知音,在爱好上情投意合,在精神上势均力敌。

-3-

相守:凡你所愿,皆我所求

然,命运总喜爱在最夸姣的时分转弯。

1941年6月,张伯驹在上班途中被人绑走,绑匪狮子大开口向潘素索要300万元赎金,暗示她卖掉家中藏品。

潘素心急如焚、四处筹钱,找到了张伯驹的故人孙耀东,一见面哭成泪人的潘素就跪倒在地。

几番曲折,潘素总算见到了绝食多日的张伯驹,他吩咐潘素:“宁死魔窟,绝不变卖所保藏的古画赎身。”

潘素含泪容许,她深知于老公而言,这些字画的价值远胜于他的生命。

别后,潘素谨遵老公的话,宁死也没动过家中的保藏,那一年,她只要25岁。

通过8个月的斡旋,绑匪总算赞同将赎金将至40万,张伯驹这才回到了潘素身边。

张伯驹归来后立下字据,将他视同性命的字画,包含《平复帖》在内的18件瑰宝悉数赠予爱妻。

潘素自是爱张伯驹的,可她更懂他,所以才狠下心、拼了命来满足他要把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留在华夏大地的雄图伟愿。

1956年,国家召唤捐款、买国债,当年腰缠万贯的张伯驹已是一贫如洗,他经常望着那些字画叹气。

夫妻情深,他不用说,潘素便懂。

几天后,二人就将最为宝贵的八件藏品捐给了故宫博物院,而且拒绝了国家奖赏的20万元,只留下一张表扬的奖状。

何为存亡相随?不过如是。

你要千金散尽,我奉陪;你要拱手于人,我亦相随。你若誓死不屈,我亦不苟且于世。碧落黄泉,永不相弃!

-4-

相伴:此情不变,此心不改

情动于心,相守于情,初见的心动当然夸姣,可归于平平之中的懂得和爱惜却更为可贵。

某次,张伯驹看上了一幅字画,因思量家中的经济状况潘素一时没有容许,年近花甲的老公便像孩子般赖在地上,听凭潘素怎么哄他都不起来。

潘素哭笑不得,容许卖掉一件首饰让他买画,张伯驹这张伯驹潘素旷世奇恋:爱情最可贵的不是相遇,而是相知才翻身爬起,快乐地拍掉尘埃回屋去了。

婚姻从来有点金成石的法力,多少浪漫被年月洗刷成了浮华,厚意被年月风化成了矫情,多少乍见之欢都败给了经年年月里的久处厌烦?

可潘素一直懂张伯驹的好,她爱他早年的神采飞扬,也爱当现在白发斑白,依旧孩子气的容貌。

晚年张伯驹单独外出吃饭,也不忘从口袋里取出小方巾,将抹上黄油和果酱的小面包裹好带回家给妻子。

他经常给潘素写诗,年逾古稀,因到西安女儿家小住,他便写了首《鹊桥仙》给她:“不求蛛巧,长安鸠拙,何羡神仙同度。百年配偶百年恩,纵沧海,石填难数。白头共咏,黛眉重画,山穷水尽有路。两情一命永相怜,从未解,秦朝楚暮。”

金衣玉食也好,家常便饭也罢,何时、何地,潘素都是他手心里的宝。

他们这终身,相遇算不得什么天时地利。

自古以来不乏豪门阔少恋优势尘女子之事,一如苏小小和阮郁,可大都是露珠姻缘、南柯一梦算了。

可张伯驹硬是披荆斩棘杀出一条血路来,还她一世一双人。

相守四十八载,同甘苦,共富有。人间白云苍狗,此情不变,此心不改,用终身的相守,不负最初的相遇。

-END-

作者简介:岑小夕:一个皮郛风趣、魂灵美观且酷爱文字的小女子,想要用文字温暖你、陪同你,治好你心底的荒芜。

渠道简介:顾一宸,青年作家,专心于情感治好和勉励共享,写暖床故事,泼酸辣鸡汤。

著有《假如觉得委屈就成为你想要的光》《我与你的惊喜是刚刚好的相遇》《管他尽力有没有报答,拼过才是人生》《写作变现:新媒体爆款高效进阶》等书。

微信大众号:顾一宸(ID:guyichen6)。新浪微博:@顾一宸。欢迎前往微信和微博重视,阅览更多好文。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